□本報見習記者劉志月
  □本報實習生何正鑫
  “正規公司實習證明”、“代寫實習報告”、“接受電話回訪”……不少商家宣稱,能提供各種實習證明,並保證材料“過關”。
  多數高校畢業前須有“實習證明”的要求,讓不想實習或沒時間實習的大學生們犯了難,由此催生出一項網購“代辦實習證明”的服務。
  暑假期間,網絡代辦實習證明服務再一次悄然興起。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有關專家指出,不負責的“代辦”實習證明,既是學生個人誠信的破產,也是不法商家對正常社會誠信秩序的干擾。這樣的市場行為觸及誠實信用法律底線,學生和商家都應承擔相應責任。
  花費百餘元即可獲實習證明
  在淘寶網,記者分別以“實習證明”、“實習蓋章”、“代辦實習證明”為關鍵詞進行檢索,找到上百件與之相關的寶貝,賣家大多提供實習證明、社會實踐證明等單位蓋章和實習報告等代寫服務,價格大致從10元到300元不等。
  記者隨機進入一家名為“翻譯證明”的店鋪,頁面顯示,其最近成交123筆。
  “很好,實習證明很好,很詳細。贊一個!非常的專業,可靠!”“很好的買家,證明弄得也挺好”……大部分買家對店家予以好評。
  “翻譯證明”店鋪的店家告訴記者,店鋪可提供大多數專業的相關實習證明,需要電話回訪的價格為150元,不需要回訪的100元,至於實習崗位、地區及證明格式等,可根據自身需要來安排。
  在獲知記者的基本信息之後,店家表示可以提供“湖北瑞誠貿易有限公司”或者“北京漢派國際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兩家公司的廣告策劃助理職位的實習證明。
  當記者問怎樣確保是上述公司的公章及證明時,店家表示,“會安排好”“公司信息是可以在網上查到的”。
  《法制日報》記者查詢發現,上述兩家公司確實存在。記者隨即致電湖北瑞誠貿易有限公司,對方告知,公司是正規註冊公司且正在營業中,但“沒參加實習是不會為對方開具實習證明的”。
  在與多家淘寶賣家的交談中,《法制日報》記者發現,大部分商家可根據需要提前告知買家開具實習證明的單位及職位,均可提供蓋章、寫評語、電話回訪等“一條龍”服務,回訪只需填寫一個回訪信息登記表即可。
  也有少部分店家表示,只能開具自己公司的實習證明,保證真實性,需要在交易後才能告知具體信息。
  一家名為“2007開店企業運營”店鋪的店家就表示,“不是所有企業都能開,只能開自己公司的”,交易後才會給予確認方式,保證聯繫方式和公司官網一致,並提供組織機構代碼查詢等。
  為證明其可靠性,該店家還通過截圖向記者介紹,自己是“金牌賣家”,“支付寶企業實名認證”;同時,還稱公司商品可開具發票,公司營業執照、銀行信用代碼證、組織機構代碼證等六證齊全。
  根據店家所提供的公司網址,記者發現,該公司名為“北京昶興萬達科貿有限責任公司”,主要經營北京網站建設、淘寶網店托管、網站優化、微信平臺托管等業務。
  實習證明掛鉤學分催生市場
  “代辦實習證明”市場為何這樣火熱?
  《法制日報》記者採訪到遼寧、湖北、貴州等地高校的多名在校大學生。不少大學生認為,作為進入社會前的“必修課”,參與實習能學到很多課堂上學不到的知識,讓自己獲得更為直接的社會經驗。但也有學生表示,大家對未來方向的選擇不同,如果確定要考研、出國或考公務員,暑期需要複習,面對交實習報告和實習證明的強制性要求,找人代辦實習證明其實也是無奈之舉。
  “馬上要考研了,沒時間參加實習,學校又要求開學要交實習證明,而且和學分掛鉤,沒辦法的話就只能找人代辦一個。”貴州省貴陽市一所大學環境科學專業即將升入大四的學生王萌坦言,由於自己打算考研,實習就只能“應付應付了”。
  “和專業相關的實習單位不好找,即使找到了,一兩個月的實習也學不到什麼東西。”湖北省武漢市一所重點高校公共管理專業大三學生陳亮認為,實習單位通常都希望招收長期實習生,但暑期並不長,進去實習也只是做些端茶送水的事,學不到什麼專業的東西,“但要是實習報告寫得比較好的話,在評獎學金時是可以加分的,所以身邊不少同學都是找親戚幫忙蓋個章或直接在網上買一份”。
  《法制日報》記者瞭解到,高校要求學生提供實習證明的情況通常分為兩種:一種是畢業實習,要求即將畢業的學生參與與專業相關實習並上交實習成果,計入個人學業學分;一種是寒暑期社會實踐,鼓勵學生利用假期參與社會實踐,計入個人課外學分或與學校評定獎學金相掛鉤。這也意味著,大部分高校學生有向學校提交實習證明的需要。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代辦實習證明”在不少學生眼中儼然變成了一件“平常事”。
  在被問及怎麼代辦實習證明時,遼寧省沈陽市一所高校讀大三的吳邊第一句話是:“簡單嘛,現在有很多中介機構專門代辦各種證件。”
  吳邊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身邊不少同學的實習證明都是“註水”的,花錢找公司或者在網上找人開張實習證明並不是難事,“如果你親戚或者朋友在某個單位上班,讓他們給你辦也很輕鬆,而且不花錢”。
  代辦服務觸及誠實信用底線
  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專家認為,代辦實習證明的行為會擾亂社會誠信體系,嚴重者或涉嫌超範圍經營。
  “就學生來講,這是學生個人誠信的破產;就店鋪來說,這是嚴重擾亂社會誠信體系的行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韓桂君指出,學校要求學生實習,主要是想讓學生通過實習來接觸社會、認識社會,鍛煉某些技能,但網購代辦實習證明的行為不可能達到預期效果。
  韓桂君認為,學生自己造假屬於欺詐行為,企業或者淘寶商家這樣的做法則屬於合謀欺詐,商家的做法儘管不是在欺騙學生,但欺騙了第三方即公共教育機構——學校,違反了民法上的誠實信用原則。
  華中師範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王建梁也表示,大學生不參與實習而是網購實習證明,學校不對學生的實習加強引導或核實,僅滿足於一紙證明,既是誠信體系的缺失,也反映出部分大學教育只註重形式而不註重實質,凸顯了大學管理中的不足。
  “可以根據實際情況對學生的實習時間做一個調整,以減輕考研、出國學生們的壓力,適應現實需要。”王建梁認為,同時,學校要求學生參與實習而不安排實習崗位也是導致學生們網購實習證明的原因之一。作為一個培養任務,學校應該給學生提供相應條件,如建立對口實習基地等。
  “有需求就會有市場行為發生,雙方的利益訴求是根本原因。”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戴盛儀看來,學生出於考研或其他目的網購實習證明以節約時間,商家代開實習證明的唯一目的則是逐利,市場經濟遵循自由原則,但市場自由不應觸犯誠實信用的底線。
  戴盛儀建議,公司應提高法律維權意識,如果發現公章被盜用,應及時採用法律手段,可提起訴訟要求店家進行賠償;同時,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應對企業經營行為進行監管,淘寶店鋪代辦實習證明等服務,超出了淘寶公司經營範圍,應依法進行查處。
  (應採訪對象要求,文中王萌、陳亮、吳邊系化名)
  (原標題:“一條龍”代辦實習證明涉嫌違法)
創作者介紹

Mraz

zfrij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